紙上花

作者:鄧小鵬 來源:安康新網 發布時間:2018-09-17 10:03 點擊數:

res03_attpic_brief.jpg

一頁紙,一支筆,眨眼瞬間,輕靈、委婉的美文躍然紙上,蠅頭小楷,整齊隸書,瀟灑行書,一筆一劃,靈動的筆翹首踢腳,記錄出動感活躍無拘無束的思想,描繪出簡約的圖畫,羅列出漢語拼音、英文字母,宛若令人陶醉的音樂,于工作間隙消解枯燥的公文、數據帶來的頭疼乏脹,于生活之余延續浪漫柔情,內心的喜怒哀樂都在筆上生花,紙上舞蹈。

倚窗遠望,憑欄遠眺,看天空云卷云舒,看山嵐起伏逶迤,雨落雪飛,輕風細雨,陽光爛漫,云霞漫天,生活的繁雜與不易,人生的苦悶失意都在紙筆營造的氛圍里淋漓酣暢的釋放,一頁紙一支筆,給予思想的馳騁,為生活增添期待的浪漫與詩意。

當思潮澎湃時,即使是黑夜與外出,你亦可以古人般信手拈來,不拘泥于格式而付諸筆端,在旅途中寥寥數筆記下點滴心語,描繪人文自然景觀,在閱讀中圈點精辟,讓心靈的感悟橫七豎八呈現在紙張上,一頁紙一支筆,讓我們簡單地面對生活,不用飽受手機電腦的詬病,一篇寫滿文字的紙亦是賞心悅目的風景。

一頁紙,一支筆,于困難年代充實我們的童年,帶來無限的樂趣。幼時,父母忙于生計,姐姐們上學,只有還未入學的我,因為和伙伴們在外瘋跑一天,受到責罰被關在家里,孤獨無聊時,便看著窗外,用鉛筆在阿姊們的作業背面描畫:土屋灰瓦,雞群嬉戲,貓狗相逐,碧綠菜畦,蜂飛蝶舞,池塘蛙鳴,鴨鵝浮水,嚴父田中立,孩童折蓮蓬,慈母浣衣衫.....一幅幅圖畫在紙上盎然生機,此時,一頁紙,一支筆就是孩童世界里最好的玩伴。

小時候,看父親在寬大的寫字臺鋪開泛藍的厚紙,按住大三角尺在紙上勾勒出曲曲折折的線,然后將演草紙上的各種數字、字母、符號謄寫上去,一時間大大的圖紙上星羅棋布,仿佛深邃的夜空里閃爍的星星,好奇地問爸爸在干什么?得到回答是繪制房屋橋梁的設計圖紙時,那時,突然無比敬重那些魔術般的紙和筆,一涂一抹間,高聳的樓房、堅固的大橋就聳立起來。

“爸,你這又在干啥呢?”“我在記賬呀!”“記賬是什么呀?”……一問一答中,父親端坐在寫字臺前,一邊撥弄算盤,翻看大小不一蓋有圖章的各色花紙紙,一邊將藍黑的蘸水筆印記一溜溜整齊而剛勁地塞進橫豎齊整的格子里,那時的我不知道何為賬目,懵懂地以為就像古書里的賬房先生,吧嗒吧嗒算盤珠,就會聚集起大堆的財富,其實,又何嘗不是這樣呢?父親用紙與筆描繪了自己的人生,也用筆為我們開啟了人生的大門。

“爸,這是什么?”“郵票呀,貼上它,就可以把想說的話發給親人呀!”“那我貼上郵票是不是可以到達老家呀?”一陣哈哈大笑后,父親用藍黑的蘸水筆,一邊凝神思考,一邊在沒有格子的白紙上,寫下剛勁有力的字,那些深深淺淺的印記整齊排列著,仿佛一列列整裝待發的士兵,每每寫好,父親就把它疊成整齊的長方形,塞進黃牛皮紙信封,拿出漿糊認真地貼郵票,認真地寫上收件人,一切井然有序,而后帶著我一道去郵局,把它塞進綠色的郵筒。多年以后,我才體會一頁紙,一支筆衍生的思念,凝結的鄉情。

一頁紙,一支筆,描繪出幸福團圓的祥瑞期待。大紅的燈籠掛起來,大紅的對聯貼起來,對稱的長條紅紙,飽蘸墨汁的毛筆在紅紙上寫出幸福吉祥、一帆風順之類的話語。小時候,大年三十的前夜,父親總會翻典對聯集錦,寫出家里門窗、圈舍所用的對聯、福字,幼小的我樂滋滋地跑前跑后幫著牽紙、晾對聯,在年三十打漿糊、貼對聯中期待新年的到來,忙碌中,父親教我們區分上下聯的知識以及相應的年俗趣聞,那時候,幼小的我雖然不知道這紅紙上的墨跡蘊涵的神圣意味,但從父親喜悅的神情里讀出了開心與滿足。多年后,當我游走于小城的大街小巷,品讀那千篇一律的印刷體金字時,才明白一頁紙,一支筆承載的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

一頁紙,一支筆,生命里注定無法遺忘的章節。當我坐在電腦前,靈動的手指敲擊鍵盤時,我就異常想念那些年里的紙與筆。幼年開筆,少年寫日記,青年寫稿投稿,中年批改孩子的作業娟秀的筆跡,一頁紙,一支筆凝結無盡的遐思,我不知道歲月更迭里還有多少紙筆會漾出幸福的期待,我期待著,憧憬著,那一頁紙,一支筆幻化的鐘靈毓秀,如圣潔的蓮花靜靜綻放。

澳大利亚彩票官网